ROMANTICNOOB

微博:壹阡_ROMANTICNOOB_
并不是很罗曼蒂克。

就酱;(

Q:社恐者的心里话?

好像大家把社恐和敏感搞混了……

浅谈同人与OOC

连最基础的规避OOC都做不到的话,就不要指着公众平台的读者给创作者留面子了:)同人创作可不是把人名套上去然后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

沦漪:

OOC这个词对绝大部分同人创作者和读者来说都不陌生,即短语Out of Character的缩写,用以描述创作时的角色形象脱离甚至违背了大众对原作角色形象的认知。OOC对同人创作者而言是最沉重的枷锁之一,却也是同人作品之所以具有旺盛生命力的主要原因:标有同人标签的作品,其人气基础和传播力取决于作品及CP本身,此后才是作者写得好与否。


在创作同人作品之前,创作者有必要意识到OOC是一个相对概念,没有精确的定义和边界。以作品《终将成为你》为例,严格定义上的“原作角色形象”是漫画原作者在漫画原作之中展现出的角色形象,即是说所有非仲谷亲笔的内容(包括动画的原创部分及外传小说)都不算在“原作角色形象”之内。而较为大众宽泛的认知,则是包括原作漫画、外传小说、动画在内的全部(受到官方认可的)作品中展现出的角色形象;尽管对于一些大型IP而言,官方OOC甚至官设自相冲突的现象也早已屡见不鲜。


在这样一种定义之下,显然任何同人都是OOC的,因为同人创作是一种基于原有角色形象的再演绎,创作者笔下展现的角色是创作者本人所理解的模样。这是为什么我一直认为同人创作者不应过分在意是否OOC,而应着重描绘自己对于角色的感情和认知——这个世界上没有两个人会把角色理解得一模一样,就像不会有两片长得一模一样的树叶。


但是,尽管世界上的树叶五颜六色、千奇百怪,我们还是可以准确地分辨出这是一片树叶,而不是一朵花或者一棵草。对于同人创作者而言,笔下的角色就是这样一片“树叶”。在对“树叶”上色、塑形之前,你必须先保证这片“树叶”有着能够被称之为“树叶”的所有基本特质,否则就已经失去了创作同人的初衷。


为便于理解,接下来我会以作品《终将成为你》为例,简要分析一下小糸侑和七海灯子的角色形象:在我看来,原作的她们身上有什么同人创作者不应忽视的核心特质。


先说小糸侑。作为主角,她在原作中最为突出的特质之一就是“平凡”。普通的家庭背景、普通的长相、普通的成绩……单论外在,她表现出的一切都与随处可见的女高中生没有区别。那么,即使侑不得不活在一个非凡的时代背景中、不得不承担一些非凡的事物,她很可能也依然是最平凡的那一类人,是随处可见的、可以与我们共情的普通人。


这意味着常见的邪魅总裁、军警特工一类的人设直接放在侑身上绝对是违和感满满的。但假如我们对这些人设背景做出一些修改呢?


资质平庸的侑迫于某些原因必须继承家族企业,挣扎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线上却依然无法挽救已是强弩之末的公司;


从小被当作死士培养的侑不曾拥有过完整的价值观,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他人的工具,却会对即将被杀死的目标产生自己也不理解的悲悯之情……


这样一来,违和感比最开始要少了。这就是一种紧扣“平凡”这一点对于原作角色形象的影响,将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在同人创作过程中的做法。


构成小糸侑这个角色的关键特质还有一个,那就是“共情”。“共情(Empathy)”和“同情(Sympathy)”可能会导向相仿的结果,但它们的出发点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一个富二代同情一个乞丐时,他可能会在他面前停下,丢给他一沓百元大钞,然后不出三分钟就将这件事抛在脑后;当一个白手起家的富翁与一个破产的企业家共情时,他却能够真切地理解企业家的辛酸与无奈,会站在企业家的角度思考他需要什么,然后为他牵线一份稳定的工作或是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后者是在特定条件下产生的共情,属于常人的范畴,但侑却在原作中展现了超越常人的共情能力,体现在与灯子或他人相处的方方面面(手边没有漫画,具体就不举例了)。基于这一点,这个角色衍生出了诸如“情商高”、“善解人意”、“温柔”、“善于察言观色”等表层特点。


再说七海灯子。灯子的内心冲突是原作的主要矛盾点,也是“戏剧性(Drama)”担当,是作品主旨的体现之一。灯子矛盾的本质已经有许多人分析过了,在此不赘述,只谈谈同人创作时如何合理地营造出类似的感觉。


她的矛盾可以简单粗暴地看作“自我厌恶(对过去/现状不满)”、“野心(想成为优秀的人)”与“执念(一定要达成目标)”的混合体,三者缺一不可,但比例可以自由调整。同人《獾与蛇》中的七海灯子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以此为基础重构的例子:由于七海澪安然无恙,蛇灯“自我厌恶”的部分改由分院制度(外界的质疑)引发,衍生出相应的“野心(消除歧视)”和“执念(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然后再借助她的“野心”和“执念”进一步强化“自我厌恶”的部分,为獾侑的介入提供条件。


以现在的目光来看,蛇灯与原作中灯子的形象其实相去甚远,但因为保留了角色最核心的一部分特质,并不会令读者在阅读中感到过分不适。以同人而言,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写到这里,回头看了看,好像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说。《终将》的华语二创现状相当不妙,好的创作者和读者一直在流失,并且这不是孤例,大部分华语同人创作圈都有着同样的问题。相信大部分人都是想要好好写的,也希望这一篇个人的经验之谈能够对大家有一点帮助吧。


海豚不再更新了,在这里为大家道歉。我已经丢失了当初写下海豚的初心,物是人非,曲未终人却散。很感谢一年多来大家的支持以及对我的耐心等待,但我让大家失望了,真的很对不起🙏

【小糸侑生贺24h丨7:00】Loop

核战争后的百年世界,缸中之脑,窥探禁果便会被抹杀的迷宫,想要触及真实的执念。

难以理解的设定偏多,全文也很电波,欢迎评论。


文笔拙劣,还请海涵。




-



“我对此地,感到了厌倦。”

泛着金属光泽的马蹄向后退了半步,马背上的少女,双手依旧抓着缰绳悬在半空。

“游鱼,水中本无垠。为何触碰杯壁?”

“一生一死,还有一碟数据。”黄绿色的天裹挟沙粒掀起了风,那女孩橘色的头发,像是挂在天际线边疲惫的太阳。

“我与澪的所有努力,最终都指向了你。”




“那么……孩子。我们来讨论一下‘真实’。”

狭长的黑暗里,轻重分明的两串脚步夹杂着回音,听起来是那样的纷乱并且惹人烦躁。走在前面的女人声音沙哑,喉咙里哼出的调子也像是被流沙刷洗过一般,很难推断出曲目。

“我……呃!”

女人回头,月白色的光以环形贴合在虹膜周围,氚气灯自下而上照在她脸上,倒有些几世纪前怪诞小说的氛围。

“怎么了?”询问的声音来得轻柔。

年轻人使劲扯了两下帽檐,让布料把脸裆得更严:“没什么,抱歉……我们是快到了吗?”

“是的,你的直觉真是敏锐。”

“谢谢。请问您刚刚想要说些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错综的脚步声消失在湿冷的空气里。

女人侧身,氚气灯被她高举。松开手,那橙黄色的条形灯柱竟凭空漂浮起来,如同日头初升一般,迸发出刺眼的光——




风暂且歇息了。黄绿色的天,至今没有渗出过一缕阳光。太阳只不过是云彩中一块亮黄的斑,无用却依旧耀眼地挂在天上。

橘发的少女把住马鞍,俯身将浑浊的儒艮乳酒倒进旅人的木碗里。酒香挥散开来,清冽的甜味带着青草气息,光是用鼻腔品味,便足以让人醉上三回。

碗中最后的乳酒滴落在她的唇边,伸出舌来舔舐,舌尖的香味不禁让她眯起双眼。

“不愧是千之意志,世界之髓……连酒水都有着极高的品味啊。”

女孩弯起眉眼,虹膜周围闪烁着淡淡的橘红色光圈:“我只是被创造时,恰巧被人塞了本百科全书。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除去我…这常青的草原依旧只有四足兽物。所知再多,也无人分享探讨。”言罢。她伸手拍拍马颈,从它背上灵巧地跃下。

“你一定渴望着探索真实,所以才会找到我吧。”女孩的个头很是娇小,背后却挂着一把与她身长不相上下的弓。那材质是旅人未所见过的,即使没有光,也依旧闪着难以用语言描绘的色彩。

就像她的眼睛一样,令人着迷。

旅人终于忍不住,左脚踏出了半步,将女孩的目光由远方拉回到自己面前。

“我叫七海灯子。我的名字叫——”




“……是的。那女孩便是'世界'的具象,是一百五十年前迷宫留下的线索。”

“那个女孩,她叫什么名字呢?”

女人大笑。

“孩子,这只是个传说——我们只需要记住传说想让人记住的就好了,怎么该纠结这个呢!”

年轻人盯着面前黑色的火堆,有些出神。她和黑袍女人在一阵炫目的光后,来到了这个除了白色就只有一堆黑色篝火的空间。她有太多的不解,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踏出了那一步。

“她一定是真相的钥匙吧,毕竟她自己便是世界。”

“换句话讲,是她与旅人在草原上不断的交流与探索,才让两人知道了'世界'的真相。”女人掀开兜帽,露出乌黑的头发。

“就像自然宇宙与人的思考。宇宙并没有自行了解宇宙,是它创造了智人,用智人的五感和大脑,来客观地感受自己。千之意志听着旅人口中的世界,便像是听她描绘着自己。”

篝火的灰开始在半空凝集、停滞,随后又开始有组织似的不断变换排列,形成精细的动态的影像——




女孩匐在马的鬃毛旁,不远处的雌鹿还在狂奔。马轡与马镫撞在钢铠上发出闷响,攥着弓与箭的左手收在左腰,蓄势待发。倏地,鹿开始转变方向,斜着朝日落的天边追去。松开缰绳,带有倒钩与花纹的箭矢搭在食指与弓上。银弦大张,她双目橙红色的光圈比日落还耀眼。

捏着弦与箭羽的手指轻轻松开,离弦的箭旋转着射向雌鹿。在划过一弯优美的弧线后,利刃斜穿进猎物棕色的皮毛内,沾血的箭头从鹿的左眼顶出,金属光芒代替了鹿眼,熠熠生辉。

她似乎听到了远处的呼喊。勒马,侧过头去看蓝黑色的天。对视一刻,女孩噗嗤地笑了,红晕爬上耳根,马蹄替主人跺着扭扭捏捏的碎步。她摸摸耳朵,见黑色的风衣由远走来,又捻起自己橘色的碎发。




“我的名字,是小糸侑。”

女孩的气息,带着酒香。




“自然……可以爱上人类吗?”

“宇宙给予你无穷尽的智慧,便是对你最大的爱的诠释。”

灰烬在空中被抽干力气,如同黑色的细沙,重新流回地面。

“旅人并没有在草原遗失初衷。在与千之意志相处的日子里,她收获了多如星野的学识。星星相连而成星座,断片串联而成密钥。图钉间红线交错,最终都汇集在草原最北边荒废的隧道。”

“她们成功了。'世界'的真相咫尺之遥。”

“是的。但我有疑问,孩子。”

女人抬起头,即使面色苍白,但也难以掩饰其温柔。

“换作你,是会选择美好的虚假,还是无望的事实?”




灰白色的阳光在隧道的拖拽下,缩成一点。

隧道墙壁的颜色被灯染得昏黄,小糸侑说,那是真正的夕阳打在白墙的颜色。

“战争结束了几个世纪,云却没有散开,”女孩裹紧披风,“构建我与万物的人甚至没见过真正的太阳,真是悲哀又可笑。”

高挑的旅人没有开口。她向来很少回避她的话题。

灯光越发暗淡,两人选择停留在黑暗的边缘。

良久。

“侑。”旅人侧身唤她。

“我能走吗,带着你……一起离开。”

又是良久。她的声音完全消失在隧道中。

女孩终于撇过头来,橘红色的光环贴在瞳孔周围,波纹荡漾,像是融化的琥珀。

“我乃世界之髓,离开此地,万物消散。包括你。”她伸出手去,细嫩的手掌搭在沾满灰尘的风衣领上。

“对不起,我总是忍不住提出一些……不恰当的请求。”

“但愿你无悔一程,即使前路孤寂。”

“我始终无悔。可只因……!”

隧道内的灯开始闪烁,如同短路的太阳。

她的吻是凉的。这竟是七海灯子在脑内首先迸发出来的念想。

“只因什么?”

小糸侑只感觉到一口颤抖的叹气。她又在原地掂了掂脚,就像自己刚刚上前吻她一样。

“……没什么。”

隧道在毕毕剥剥的噪响后,终于完全被黑暗淹没。

“灯子。”

旅人感觉到自己在下坠,耳边开始有蜂鸣声,她却没有力气大喊:“我感受到它了……时间到了。”

模糊之中,她看到了她双目中橘红的光晕。很近,但似乎再也无法触碰。

“迷宫与你同在。”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她想扯动自己的喉咙,可惜声带并没有振动。

“我与你同在。”




光,蜂鸣,收止了。




黑色的火熄灭了。纯白色的空间以火堆为中心开始坍塌,最后回归黑暗。氚气灯安稳地立在火堆原本的位置,橙色的光偶尔闪烁一下。

“孩子,你真令我惊讶。”女人重新戴好的兜帽遮住双眼,唇间留给年轻人一个难以意会的笑。

“你给了我最为独特的答案。”




龟裂的大地并不是棕黑色的。夕阳血红,土地却依旧发白。

眺望穹顶,云竟四散开来。太阳用尽最后的力气撕开云层,灰白色天被染成久违的、数百年未有的橙红色。

就像她和她的眼睛一样,令人着迷。






“在此之前我想你回答我。你为何执着于此?”

“我对此地,感到了厌倦。”

“你叫什么名字?”







-完-


【七海灯子生贺24h丨19:00】B-T.N.R%04

许久不见,我的朋友^ ^

军灯x医侑

以及一点微不足道的轻科幻

“容我占用您一杯晚茶的时间,来为您讲述未来的一隅。”

➡️链没了⬅️

文笔拙劣,还请海涵。

Q:适合情人节看的电影推荐康康?

机器管家吗?果然还是机器管家吧。

請多指教。

初晴后雨🍁:

【2020年七海灯子生贺24h】

【活动预告】2月19日宣传预热

感谢您对本次【2020年七海灯子生贺24h】活动的关注与支持。

 

我们共同见证了两名少女的生命与灵魂交汇重叠的过程,她不需要再刻意伪装自己,她也抬手碰到了自己的星。2月19日,是七海灯子的生日。为了庆祝这一天,在此为各位热爱终将的大家带来一份薄礼。不仅是对七海灯子的祝贺,更是我们对她的爱。

 

时间:2020.2.19  00:00~23:00

 

活动地点:微博&lofter

 

参与人员:

00:00 【文】@玦 


01:00 【画】@可能是假的幸运E 


02:00 【文】@粤萧张 


03:00 【画】@Gugu龙 


04:00 【文】@嘿。 


05:00 【画】@CXD_插低 


06:00 【文】@Akuma 


07:00 【画】@森瑾晨 


08:00 【文】初晴后雨


09:00 【画】@摄氏 


10:00 【文】@rarter 


11:00 【画】@Orion_Loh 


12:00 【文】@雨落潇湘Comet 


13:00 【文】@凌玄锋 


14:00 【文】@Asa_夜有时 


15:00 【文】 @ain’t  no M high enough 


16:00 【文】@循山 


17:00 【文】@雾山 


18:00 【画】@游离态_ 


19:00 【文】@ROMANTICNOOB 


20:00 【文】@Fog 


21:00 【画】@kadu 


22:00 【文】@沈焕 


23:00 【文】@笑犬 


彩蛋:5:20 【画】@张扬记忆里的深渊 


13:14 【文】@韦玉 


21:57 【画】@変態  



2020年2月19日,敬请期待





在佐阳tag底下刷佐侑的是水母吗?真实呕吐。